贵州文明网 > 文明论坛
【我和我的祖国】无悔的抉择
时间:2019-07-23    来源:贵州文明网    

  (一)

  清晨,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,绚丽的朝霞把大地映照得光彩养眼而富有诗意。

  父亲稀里呼噜往嘴里扒拉了几口粥,把碗筷一撂,嘴巴一抹,就大步流星地出门了。

  母亲问:“你去哪儿?”

  父亲说:“去村口等俺闺女。”

  母亲扑哧一笑:“这太阳才刚出来,闺女从县城回来最快也得中午了,你去这么早干什么?”

  父亲头也不回:“你懂什么?俺闺女今天领大学录取通知书呢,天大的喜事,不得提前候着。”

  一上午,父亲就端坐在村口的大槐树下翘首盼望着。终于,快晌午时,一个熟悉的身影由远及近,是慧子。父亲一个箭步冲上前,问:“闺女,考上了吗?”

  慧子点点头,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大红的信封,递给父亲。

  “啧啧,不愧是俺闺女,省师范大学呢!”父亲抚摸着烫金的录取通知书,眼睛迷成了一条缝。

  下午,父亲就杀了家里养了一年的大肥猪,邀请一大帮亲朋好友来家里做客。酒席上,大家纷纷给父亲敬酒,羡慕他好福气,培养了一个大学生光宗耀祖。父亲一手端着酒杯,一手叉腰沾沾自喜道:“那是自然,也不看她爹是干啥的!俺好歹也当了几十年老师,闺女能不随俺?!”

  行了,少喝点。母亲看父亲有些飘飘然,说:“你们父女俩都有能耐,一样优秀好吧。”

  “这怎么能一样呢?俺闺女可是堂堂正正的大学生,就是将来当老师,也是吃‘国家饭’的公办老师,和我这个‘乡村游击队’有本质区别哩。”父亲涨红了脖子,把“国家饭”三个字说得掷地有声。

  “这老倔牛,还在为那件事耿耿于怀呢。”母亲嗔笑道。

  母亲口中的“那件事”,慧子当然清楚。想当年,父亲初中毕业后,当民兵队长的爷爷想让他去参军,但武装部的人来面谈这天,父亲却莫名其妙地“失踪”了。待人走后,父亲又冒了出来。爷爷气愤不已,把父亲狠狠抽打了一顿,边打边骂:“好不容易才弄到这个名额,你说不去就不去了?”父亲也倔,大声喊道:“我早说了,我不想当兵,我想当老师,我想教书!”最终,爷爷拗不过父亲,还是同意他去村小学当了一名民办代课教师。没想到,这一教就是整整40年。父亲倒也是教书的料,一心扑在教学上,吃住都在学校,勤勤恳恳,兢兢业业,先后培育出不少大学生,但也把自己耽搁到三十多岁才结婚生子。但在父亲的内心深处,却始终埋藏着一个心愿,那就是转为“公办教师”,得到国家的承认。期间,有好几次“转正”的机会,父亲都因为各种原因错失了。最后一次,父亲的年龄、教龄、业绩等条件都审核过了,却被卡在了“学历”这道坎上,因为他只是初中毕业,不够资格。之后,父亲便彻底放弃了转正的念想,但“学历”也成为横在他心底的一根刺,想一次,便隐隐作痛一次。所以,慧子考上师范大学,也算是拔掉了父亲心里的刺,让他觉得格外的扬眉吐气。

  晚上,慧子正准备睡觉,父亲走了进来。

  “爹,有事吗?”慧子问。

  “闺女,爹这次没有经过你同意,偷偷修改了你的高考志愿,你记恨爹吗?”父亲有些愧疚地问。

  “爹,我没有生气。”慧子说。

  “爹知道,爹做的很自私,为了圆自己的梦想,而牺牲了你。凭你的高考分数,完全可以报考更好的大学……”

  “爹,您千万别这么说。其实,仔细想想,做一名老师也挺好的,我这也叫‘女承父业’嘛!”慧子说完,父女俩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(二)

  九月,庄稼地里一片丰收的喜庆时,慧子也带着父母的期盼,登上了开往省城的火车。

  进入大学的慧子依旧学习很刻苦,经常和父亲打电话汇报自己的学习情况。慧子说:“爹,我这学期期末考试又得了全班第一名呢。父亲便笑,俺闺女从小学习就厉害,到了大学也不孬。”“爹,我参加学校的征文比赛得了一等奖,文章写的就是你呢。”父亲又笑:“你这娃,爹有什么好写的,又没干过啥惊天动地的大事儿!”慧子说:“怎么没有?我给同学们讲了您的故事,毕业后主动放弃了参军的机会,扎根乡村小学四十年,无怨无悔默默奉献,至今已是桃李满天下,同学们都把你当成学习的楷模和榜样呢。”父亲笑得更响了,“哈哈,哪有闺女这样夸自己爹的。”

  四年,说长很长,说短也只不过转瞬即逝。慧子从师范大学顺利毕业了,她拒绝了省城几所学校伸出的“橄榄枝”,决定回老家工作。得知慧子要回县城,父亲开心得手舞足蹈。

  这天,是慧子去教育局领取“调令”的日子。像四年前一样,父亲吃完早饭,又坐在村口的大槐树下,翘首盼望着。好几个路过的乡邻看见父亲,疑惑地问:“老倔头,你坐在这里干啥呢?”

  父亲笑,“等俺闺女呢,她今天从教育局分配工作回来。”

  乡邻感叹:“呀,时间过得真快,慧子都大学毕业了,肯定分配在好单位吧!”

  父亲的眉毛一挑,“那当然,我闺女可是省师范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不是我吹牛,县里的那些学校还不是随便挑。”

  乡邻羡慕地竖起大拇指:“您好福气啊!”

  终于,快晌午时,慧子回来了。父亲一个箭步冲上前,问:“闺女,是县一中吗?”

  “爹!”慧子变得有些吞吞吐吐,“不……不是。”

  “那是县二中?”父亲继续问。

  慧子仍摇摇头。

  “实验中学也行,这都是好学校呢!”父亲焦急道,“好闺女,别卖关子了,快告诉爹吧?”

  慧子战战兢兢地掏出一张纸。父亲一把夺过,只看了一眼,脸色瞬间就凝固了,怒道:“大槐树中学?怎么会是乡中学呢?他们是不是搞错了?我闺女可是省师范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省城的学校都争着要呢。”

  “爹,没有搞错,是我自己主动申请的!”慧子小声说。

  “什么?你主动申请的?你怎么可以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!而且我都把话风放出去了,说我闺女肯定分配在县城的学校,你让我如何出去见人?……”父亲气得青筋暴露,一甩手转身走了。

  一整天,父亲都没有和慧子说一句话。吃饭时,父亲端起饭碗就进了卧室,家里的气氛显得格外压抑。好几次,慧子想找父亲谈谈心,可一看到父亲失望的眼神,话刚到嘴边,又给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  (三)

  半夜,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倾泻在洁白的墙壁上,不时传来的几声蝉鸣,让这个夜晚显得格外躁动而漫长。

  父亲转辗反侧半天睡不着觉,起身披了一件薄衫,想出去透透气。经过慧子的房间时,隐隐听到里面有谈话声,就好奇地把耳朵贴了上去。

  母亲:“闺女,娘问你一件事,你必须说实话。”

  慧子:“娘,您说。”

  母亲:“回乡中学教书,是你内心的真实选择吗?没人逼你或给你使绊子吧?”

  慧子:“娘,没人逼我。本来依照我的成绩,是分配在县一中,但我经过深思熟虑后,主动申请的调动。”

  母亲:“为什么?”

  慧子:“娘,县一中无论是工作环境还是福利待遇,的确比乡中学好很多,可这里才是更需要我的地方。”

  母亲:“更需要你?闺女,你的话娘怎么听不懂?”

  慧子:“娘,您看新中国成立70年来,尤其是改革开放这41年,咱们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也越来越好,农业税取消了,国家还给农民发放‘粮食补贴’了;新农合普及了,农民看病方便还能‘报销’了;新农保推广了,农民老了也能领取‘退休金’了;咱们县建工业园了,劳动力也不用外出去打工了;就连咱们乡,现在也大力发展农村电商,把土特产卖向了全国各地……可是,这些年唯独没有改变的,是农村地区的基础教育啊!老教师退休了,有经验的老师削尖了脑袋找关系往城里调,如果我们这些年轻的大学生还不愿意来这里任教,那乡里的孩子们怎么办?就这么一直没文化的穷下去?”

  母亲:“可你爹的梦想……”

  慧子:“娘,40年前,爹没有听从爷爷的安排,选择当一名乡村教师,因为那是他的梦想;40年后,我没有选择县一中,回到乡中学教书,这也是我的梦想。其实,爹能在民办教师的岗位上,坚守整整40年,他的梦想怎么可能就是一张简简单单的‘转正名额’呢,他是从内心深处热爱这份事业啊!爹从未后悔过自己的抉择,做为他的女儿,我更要传承他的责任和使命,不忘初心,无私奉献,在这篇肥沃的土壤上播撒更多的希望,用我们两代人的‘个人梦’,为民族复兴的伟大‘中国梦’添砖加瓦!”

  父亲感觉自己的双眼有些潮湿,他忙用手擦了擦,转身回了房间。

  第二天,慧子吃完早饭,刚出门,就看见父亲穿戴整齐在院门口等她。慧子惊诧地问:“爹,您干啥呢?”

  父亲笑,“今天你第一天上班,爹送你。”

  慧子说:“爹,从咱家到乡上,就半个小时路程,您不用送的。”

  “不行,爹必须送!”父亲倔强道,“俺闺女第一天去学校报道,这是全家人的光荣哩。”父亲顿了顿,接着说,“闺女,是爹误解你了。你放心,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抉择,爹都支持你,你永远都是爹的骄傲!”

  慧子笑了,眼中带着泪光。

  清晨,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,慧子亲密地挽着父亲的胳膊,走在宽敞的“村村通”公路上,嘴里欢快地唱道:“我们的家乡,在希望的田野上……绚丽的朝霞下,大地显得那么温情脉脉而又生机勃勃。”(作者:王世虎,男,汉族,现供职于《陕西素质教育》杂志,期刊编辑,自由撰稿人。)

  1. 上一篇:
  2. 下一篇:【我和我的祖国】三代人的衣柜看变迁
责任编辑:赵来睿
相关报道

网站群

地方文明网站 贵州省文明委成员单位 重点新闻网站 地方文明网站 友情链接
 
| | | 版权声明 | | 文明邮箱 | 旧版回顾
联系地址贵阳市广顺路1号 省文明办秘书处(贵州文明网编辑部) 咨询电话:0851-5893279 5891802 咨询QQ:383390061 邮编:550002
Copyright?贵州文明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[中国文明网]
黔ICP备10003211号
乐清文明网 仁怀文明网 商丘文明网 天津东丽文明网 大英文明网 辛集文明网 四会文明网 米易文明网 呼和浩特文明网 山东文明网